长弧的咸鱼鄞于酃

我,咸鱼,画渣,文渣,看清楚再考虑要不要关注我,因为我开学很可能鸽你们几个星期的那种
还有,我,极东过激,(悄咪咪:all耀也磕),小甜饼/沙雕文专职,本质虐文写手,看见我发刀不要惊讶,这很正常
OK,没了,我今天心情好得一匹

“我喜欢你你心里真的没点数吗?”

本田是一个网瘾少年。所以父母收了他的爪机,太可怜了。樱便拿着自己的手机给弟弟玩。


本田在网上以樱的身份认识了一个人,开始时一直喊他喊哥哥,后来关系越来越近,得知了他叫王耀。还成功的让他爆照了,“噫,有点好看。”


王耀一直以为对方是一个女孩子,对这个漂流瓶里的妹妹还是尽职尽责。只是,越来越感觉并不像是妹妹那么简单。


认识后的第二年,王耀读高三了,开始长弧,巨轮就这么翻了。本田时常想着那个距离自己直线距离两千千米的人,每次一到周末就问问王耀放假了吗。好像……越来越,放不下这个人了。


直到有一个星期六,本田转发了一条太太的扩列说说,看见王耀的头像秒赞,激动地点进去,按下了“发消息”那一栏。

“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想我了没”

“你说呢啊啊啊啊啊啊”

“你冷静一点”

面对理科直男发言,本田叹了口气。

“你还想去北航吗”(本田)

“想啊,但是对成绩没信心【苦笑】”

“我去了解了一下,北京是有高校联盟的,只要考进北航在的联盟里,选修双学位是可以去北航的”

“真的?!”

“我看了一下,如果你真的去北航了,我就去地大啊,只有一条街的距离”

“不用吧……”

“没关系啊,反正我也喜欢地理”

“要不……还是我去找你吧”

本田式懵逼。

“哈?”

“我去你那边读大学也行啊,反正我无所谓”

“你还是去你的梦想大学吧,我这儿出名大学只有两所”

“啊……好吧,你知道得也太多了吧”

“为了你啊”

“说不定你大学的时候就能见到你嫂子了呢”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扯到这个话题上来,但本田看了还是莫名的有点生气。

“你一个理科直男,要去一个理科大学,找女朋友?你确定吗”

“会有的,嫂子会有的”

“相信自己,不会有的”

“会有的,嫂子,票子,房子都会有的【哭】”

“不会有的,你死心吧”

“我死心了,我都不信我自己了”

“你连我感冒都只说过‘多喝热水’,你还想找女朋友,做梦吧你”

“啊我去吃饭了,等下回来聊”

到了下一年都再也没有过 。


想他了,不知道他复习得怎么样 。

好像高二的时候他物理竞赛能够成为自主招生加分项来着。

他……应该还没找女朋友吧,他怎么可能找得到呢,虽然……长得很好看。

六月八号了,高考还好吧。他这种性格高考没考好也不会想不开的啊,对吧……?


“啊啊啊啊啊啊老妹儿”“北航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妹儿”

特殊的提示音响起,看见这样的信息。本田嘴角上扬了一下。

“那你现在真的不好找女朋友了”

“没关系,我等你来地大啊”

……我不是那个妹妹啊。

“啊,我读大学了你都大三了”

“担心什么,还是可以见面的啊”

见面了你就失望了。

“乖,你还是要好好读书的啊【摸摸头.jpg】”

“我比你大诶,应该我摸你的头吧”

……啊,可以见到面再说这种话吗……

“那我去努力学习了,拜拜”

“嗯,加油”

……王耀。

之后都两年可能大学学业繁重或者王耀真的有了女朋友,总之没有再聊过天。


看着手上地大的录取通知书,本田有点不想看见它,明明是适合自己分数线之内学地理最好的地方,却不想去面对它门口那条街以及那街边的另一所大学。

“我考到了”

“地大?”

“嗯”

“恭喜啊,你什么时候来报道”

“可能……还要一个月吧”

“那我等你过来找我啊,反正只有一条街,不过很容易堵住就是了”

“好啊”


今天和王耀约好了在街的两边见面,本田站在门口表情复杂,一抬头突然看见对面一个扎着小辫子的男生给一个带着头花的女孩子一根冰糖葫芦。“……那是王耀吧。不是吧,是的吧,肯定是的啊,女朋友?哈?”本田有点乱,也不好一直盯着,偶尔瞥瞥路边。


听见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将头偏回去。突然一下。

“哟!”本田被一个男孩子的声音吓住,肩膀同时被用力地拍了一下。

“你就是我的小老妹吧,我就说肯定是个男孩子。”

“这是你嫂子,你叫她湾湾就可以啦。”

本来是愣着的,听见后边半句惊醒过来。

“你真的找到女朋友了?”

“你不看看我是谁?”

“理科直男,噗嗤。” 王耀身边的女孩子笑了出来,王耀只是宠溺地抚了下她的头发,也没说什么。


本田在边上百感交杂,不清楚该说些什么。


在剩下的一天里,三个人到处玩,湾湾买了一堆东西,全让王耀提着,好在一直沉默着的本田接过来了几个袋子,不然王耀得垮掉。


到了晚上查寝前一个小时,先把湾湾送回了央美,然后两人同路地搭车回了海淀区。


在地大门口下车,跟本田道别,便要过马路。本田还是没怎么说话,就站在那里,猛地转过身来冲着那个背影喊

“王耀,我喜欢你你心里没点数吗?”


不想面对结果,赶紧跑回八人的寝室,也没有管舍友们问什么,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后把自己闷在被子里。

过了一会,打开手机,看见置顶的特别关心发了几条消息。

“那是我妹妹”

“我心里当然有数”

“倒是你”

“我喜欢你你心里真的没点数吗?”


END


没人催更,自觉更新【脸呢】

我有一个这样的哥哥【闭嘴】


乱(七)

*大兄嘚,提前一天生日快乐行不,更文了之后都不能威胁你了,请你也更两个月,谢谢 @沙雕网友就是我


把衬衫的左袖掀上去,显现出了三道爪痕,眉头皱起,右手释放能量,伤痕逐渐消失。这一幕被水族箱里的三条鱼尽然收进眼底。


“这影子终究是影子,始终见不得光。”手中摩挲着一枚马,替掉了棋盘上的卒。边上的人开了口:“他就不配做你的手下,只有我才能完成这个任务。”“那就看你的表现了,这东西一天不到手,我就心痒难搔,别让我失望噢。”紫发杀马特的男人嘴角勾起,将手上的棋子落下。


李茜推着自行车走出家门,眼里蓄着泪,回头望了望那古朴小屋紧闭着的的二楼窗口,终已不顾。


“李茜……沈巍……我到底在哪儿见过你啊……”赵处本来在龙大门口思考人生,注意力却突然被远处教学楼前的吵闹吸引了过去。匆忙跑上楼“李茜!李茜别动!”在楼顶站着的女大学生侧过头一看,被突然出现的赵处吓着,脚下一滑,从围栏边摔了下去。


赵处赶紧扑了过去,踏在了几根钢管上,拉住了李茜的手,手臂露出的半截在围栏的棱角上摩擦。“大姐,千辛万苦救你,不是为了让你跳楼玩!”“你们这种人,懂什么?”李茜眼神冷漠,盯着面前那张系着自己命的脸。“我们这种人?”赵处歪歪头,略带讽刺的笑容,“我告诉你,我跟你都一样,只有两只眼睛,一张嘴巴的普通人,活着不比什么都强啊?行了,上来吧。”赵处本想使力把李茜直接拉上来,但是却不记得自己脚下是圆滑的钢管,手臂在那边边上一磨,脚下一滑,眼看着就要和李茜一起摔下去,这时从旁边伸出了一只手拉住了李茜,两人一起把她给拉了上来。


赵云澜走到一边去,找了个不算脏的地方坐下瘫着,和蹲在李茜身边的沈教授对望了一眼,然后把手臂翻过来,看了看刚刚被蹭到的地方。红了,远处看不清这抹鲜艳究竟是印子还是血迹,但看看那副表情,沈巍的脸上流露出复杂的神色。


侧头看看身边的李茜,阴沉了下来:“冷静了吗?任何人都没有无视生命的权力,甚至是你自己。”“就是啊。”赵处接下话茬,又很不屑地甩了一眼看向李茜“你考虑过你奶奶吗?”


李茜听了这句话之后正式瘫倒了“我没有奶奶了,我没有奶奶了,我没有奶奶了!”声音当中带着的哭腔越来越重,沈教授和赵处长奇异地对视一会。“奶奶……”姑娘就这样哭晕了过去,沈巍赶紧揽过来不让她摔着。


画面切到龙城第一医院【不过我真想不出来小澜孩的摩托车er怎么办】。一位医生站在李茜躺着的病床边,对面前西装笔挺以及随意坐着的两位男士说道:“病人没事,就是情绪有点激动,应该是长期精神压力过大所致。”赵处翘起自己的二郎腿,轻蔑发问:“那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这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她是我的病人。”医生的声音里多少带些怨气,不太理会赵云澜。


沈巍只好笑一笑:“不好意思啊医生,可能是我们太心急了。这是我的一个学生,也是一个案子的重要证人。”“唉,你们这一个两个的,都太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了。前两天,她的奶奶误食了安眠药,也是送到我们这来抢救的。”医生叹口气,摇了摇头。巍澜表情突然严肃地再对视了一眼【抱歉你们可不可以不要看对方那么频繁啊啊啊 @沙雕网友就是我 你快点改剧情啦朋友我要即兴啊啊啊】


“可是当时没有抢救过来。”“我听说,她奶奶身体一直都还挺好的,就是有点……不大清醒。”“老人家嘛,有些问题总是要面对的。一年前,她奶奶得了严重的脑梗,我们全院上下都觉得无力回天了。但是没想到老人家吉人天相,愣是挺了过来,恢复得还比年轻人快,就是留下了点后遗症,得了老年痴呆,这命虽然是偷回来了——”赵处在椅子上思考得摸起了下巴,突然看见躺着的李茜眼角顺着脸颊流下的泪。“但是这么活着,实在是太痛苦了。”


“偷来的命,的确是难以长久的。”“可不是嘛,这次就没那么幸运了现在老人的尸体,还在医院的停尸房里呢。”“那就没有其他人来操办后事吗?”“没见过其他的家人啊。从头到尾只有她一个人陪着。”


两个人并肩走出了病房,赵处把手插进上衣的兜里。走过一个转角,沈巍揉了揉自己的左肩。“沈教授,”赵云澜挑挑眉,“结婚了吗?”


*恶意在这个地方停下,真好

*本来后面还有一个对视的来着,实在是……唉,太伤心了,我就等着即兴吧【great】


官方: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
这一期简直太美好了,看见窗外的烟花了吗,那是我!
【我的人生不允许失败】
【我确保你的人生不会失败】

APH學園交换班的沙雕日常(四)
*太久没更已经忘了要写什么(我对不起你们)
*祝各位双十一快乐
*20fo送福利,你们想要点什么发在评论里吧,抽俩
31.军训是个好东西。阿尔弗雷德在军训前是这样想的,虽然说他之后再也没有过这个想法。他永远忘不了有个总是带着笑意的人看着他说脂肪球,因此他一直盼望着军训瘦十斤。盼望着盼望着,教官来了,一切都像刚烤熟的样子,顶着烈日睁开了眼。开学典礼的下午就是军训开训仪式,今天的罗爷也不知所踪,阿尔整完队只想早点解散,37℃的操场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

32.亚瑟带着数学书就直接下来,吓了之前的同学们一跳,个人解释说“当然是为了学习,才不是遮太阳什么的。”被体委强迫放在一边和大家伙儿的伞啊语文作业啊地图什么的放在一起。啊,这真是一个团结的班级。

33.诺拉跟着自己的哥哥瓦修走到操场上,看见那一堆东西,很乖巧地把自己的伞放过去,瓦修在一旁也不管太阳直射就眯着眼睛默默等着,然后等到一个很甜美的笑容从阳光中飘忽过来。【突然少女是怎么回事】

34.今天的王耀也依然被委以重任,比如副班主任什么的【生活不易耀耀叹气】看见那一堆东西,他的第一个想法已经变成了把罗爷埋在里面这种黑暗思想。然后把自己手上的英语书放在了最上面。

35.本田没有联系上王耀,王耀好像忘了告诉他自己手机的定时开关机依然没关。这导致了本田今天下午来学校的时候心情不是很好,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晴空万里且万里无云,手里还提着四瓶水。这成为了他是全班第一个到的理由。

36.弗朗西斯看不下去这种校服,把裤子改小了一点,然后在外套上绘了朵玫瑰。哈?为什么要穿外套,因为……他不想颜色分层啊【摊手】不过他这个时候还没听见校服改了要重买的校规,让我们先提前为玫瑰默哀三秒,不用走程序的那种。

37.今天的伊万同学也很凉快。【不要问我为什么只有一句话,谢谢】

38.路德维希在还没开始的时候就站得笔直,边上路过的基尔伯特一脸复杂,甚至有点想拉着他先坐下。啊等一下,他站在阴影里,虽然那一团救命的阴影正在以极快的速度移到建筑物里面去。

39.基尔伯特看着自己那个认真过头的弟弟,叹了口气,拎着两瓶水走上了楼梯,然后被安东尼奥从身后拍了一下,两个人打闹着上了楼梯。到顶前基尔伯特看了一眼路德维希,安东尼奥看了一眼罗维诺。

40.两个意大利人是和一个西班牙人一起到的,费里西安诺看着一半晒着太阳的路德维希,把他拉到了综合楼的阶梯上坐着,接过他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小费里不错啊。”基尔伯特眼神复杂看了看罗爷家的两个傻孙子。

41.托里斯、莱维斯和爱德华也是一起到的,当时到的时候只有本田一个,依然十分和谐地打了招呼。然后三个人开始讨论起了学习和伊万。阿尔开始整队之后,就这样多了个书堆。真是奇妙。

42.马修来的时候阿尔他们还没来,过。

43.娜塔莎是跟着哥哥来的,悄咪咪的,她不清楚哥哥为什么会加快步速,她也不想知道。听说她跟校长提了申请,能够跨一个年级直接参加军训,这种事情校长犹豫了一下,以“锻炼身体是好事”批了。这就是娜塔莎现在站在诺拉旁边的原因。

44.弗朗西斯今天例行迟到,虽然按他的话来说,这是自由啊。这种行为当然被王耀批了一顿,阿尔在旁边笑得很开心。弗朗西斯向不想敬业但是不得不敬业的班长保证下次再也不迟到了,受到了全体初中同学的质疑。

45.这个时候,综合楼七楼传来了钢琴声。一首《凉凉》送给各位军训新生。罗德里赫老师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因为他把门锁了,外面主管校园广播的伊丽莎白站长进不来。

46.重点班的班主任老师不出意料地看着手机走了过来,“谁是王耀?”“我。”“罗爷说……”推了推眼镜,“他今天突然不舒服,可能昨天晚上没开空调,中暑了,希望你们班的班干部能够带好这个班级,之后都几天他要去医院看看,就不会再来了。”“……谢谢,我知道了。”啊,我杀罗爷。王耀脸上带着笑容想着这句话。然后听到了罗维诺和费里西安诺的悄悄话“他昨天晚上不是在玩手机吗,熬夜熬到两点啊。”“空调坏了他不是有电风扇嘛?也坏了?”呵,我杀罗爷。

47.今天下午军训的交换班也一如既往的和平,教官不配拥有姓名。【你就是不想写】所以教官我们就叫他A吧【great】这也是一个水点,不要被骗了。

48.一个班十六(应该没错吧可能吧)个人坐进一辆大巴,本田王耀挑了双人座,阿尔亚瑟坐他们后面。伊万坐在最后五座的一排,三人组左边的娜塔莎隔着发抖的三个人注视着自己亲爱的哥哥。娜塔莎前面的诺拉不明所以的感觉到了一阵寒气,向后面看了一眼,发现是除了自己之外唯一的女生,递过一块小蛋糕。娜塔愣了一下,接了过来,用俄语说了一句谢谢。

49.A上了车,看着参差不齐的身高和胖瘦不均的体型叹了口气,开始用自己独特的单人相声一般的口吻介绍自己:“诶,我就是你们的教官A嘿,今儿和以后就全凭你们几个照顾咱了……”教官:我杀鄞于酃。

50.大家听完自我介绍之后,纷纷干起了自己的事。王耀把头枕在书包上睡觉,手里的英语书本田很自然地接了过去。虽然本田心里想的是Fxx启动,但是军训嘛,是不能带手机的【太伤心了】。本田就这样看着身边阳光下的王耀  的英语书看了一路。

啊,那个,你冷静,我的稿子不在边上,写不了乱

真的,你冷静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沙雕网友就是我

让我们祝贺两个女孩子的友情成功缔结。【再次长弧】

小小的,软软的(上)

啊啊啊最爱你了林林姐


阿司匹林:

1.生贺啊啊啊啊啊啊啊 @长弧的咸鱼鄞于酃 (记得先看QQ啊)


2.极东没怎么写过,文笔辣鸡,严重ooc


3.幼狐菊X小弟子耀


注:这里小香设定为耀的哥哥


王耀是刚刚领进门的弟子。


原本逍遥阁的掌门准备偷偷下山喝酒的,没想到还没走到寻常酒家就遇到这孩子。这掌门也是,喝酒就喝酒还偏偏要从这小巷里窜,你说有时候上天就是这么坏心眼好死不死地撞上了这个人精王耀。小王耀那天好不容易骗过自家哥哥王嘉龙,偷偷溜出去买了一串糖葫芦。大个儿的山楂,再裹上一层厚厚的糖液,哪有小孩儿不馋的?只可惜这美味的糖葫芦王耀还没尝到一口,就被这匆匆赶去喝个痛快的掌门撞到了地上。看着好不容易买来的糖葫芦当着自己的面掉在地上,王耀整张小脸立刻垮了下来,琥珀色的大眼睛瞪着这个讨厌的老头儿。大概是被王耀的眼神盯着有些发毛,掌门倒是把自己的步伐停下了。


“糖葫芦……”面前这个像个白馒头的可爱孩子拽了拽自己的袖子,软软诺诺的声音里还带着些哭腔,听得简直让人心都软了。要是平时掌门说不定会忍不住抱抱这个软绵绵的“白馒头”,可偏偏他今天还赶着喝刚刚酿好的桂花酒,思索了一小会儿,掌门慢慢掏出自己本身就扁得不能再扁的钱袋,掏出十文钱放在王耀另只手心,想抽出自己的衣摆快点离去。哪知面前这个“白馒头”完全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倒是越抓越紧了,扑闪扑闪的大眼睛里好像隐隐约约有朦胧的雾气。


“小朋友啊,爷爷还急着去喝酒……啊不对去办事啊,这十文钱你拿着去买糖葫芦吧,爷爷先走……啊!”掌门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原本想直接挣脱的,没想到王耀的力气居然如此之大,差点把掌门自己拽倒了。“糖葫芦…唔…”王耀看了看掉在角落里的糖葫芦,又看了一眼面前急于抽身的掌门,小脸越来越红,一副大有你不给我买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


掌门虽说哪能没经历过大风大浪啊,可偏偏这还是第一次遇到个这么个孩子,老人家摸了摸有些过长的白须,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说道:“小子唉!老夫是怕了你了,带你去买还不成吗?”只见刚才还一副嘘唏不已的王耀,此时脸上只剩下了甜美的笑意,漂亮的眼睛弯成了月牙,乖乖地牵着掌门的手,看起来可爱得不能再可爱了。


大概是触碰到王耀手的一瞬间,逍遥阁的掌门不愧是逍遥阁的掌门,就从这触碰的一瞬就察觉到王耀体内的深厚灵力。老人家若有所思了一番,转眼笑眯眯地对着在一旁开心地吃着糖葫芦的王耀,一副姨妈笑的样子对王耀说:“小朋友啊,你想不想天天都吃糖葫芦啊……”


……


反正后来王耀就正式成为逍遥阁的弟子了,至于掌门是怎么唬过王嘉龙哪几个死弟控的,我们改日再谈。今日我们要讲的是王耀和本田菊的故事。


虽说这王耀是进入了逍遥门,按理也应该像别的弟子一样每日苦练画符之类的,可无奈老天就是这么不公平,还偏偏这王耀天赋就是如此之高。人家学习4、5个月的,他最多也就5天就学会了,与其让他每天在学堂上看着别人学他已经会的东西去浪费时间不如让他去打理打理院子里的草药。于是在别的小弟子苦练基础的时候,小王耀已经今天采一朵灵花明天拔一株灵草的逍遥自在日子了。草药园,顾名思义就是王耀天天折腾的地方,而这里就是王耀和本田菊相遇的地方。


那是个还算比较冷的深秋,本来山顶温度就比别的地方要冷,这么冷的早上,王耀自然是没有兴趣早起的,只是隔壁学堂的小师姐告诉王耀,药草园里有一种灵花只有清晨才会开放,等到太阳全部升起时就会闭合。大概是因为没见过的稀奇缘故,王耀还是在清晨艰难地从被窝里爬出来,只为督灵花芳容。清晨的药草园被山雾围绕着,远处的屋檐也因此朦朦胧胧,不得不说的是这是王耀来到逍遥门这么长时间里第一次感叹自己来到了一个修仙圣地。王耀算了算时间,加快了脚步向着师姐说的灵花种植处奔去,一是因为清晨时间较短二是因为实在是有些寒冷他急着回去睡个回笼觉。


“最好还是不要让我失望吧……”王耀嘟囔地说了一句,顺带踢飞了一块小石子,他已经有些后悔了,有什么是比早上睡个懒觉更令人快乐的呢?赶到种植处,王耀倒是真的有些惊讶,但不是因为这灵花开的有多么美丽,只是因为这灵花下有一团毛绒绒的东西。王耀就近撇了一根树枝,小心翼翼地戳了戳这团不知道是何物的毛球,看着这毛球纹丝不动的样子,王耀顿时感觉心里有了底,放心大胆地捡起了这毛球,抱着这暖和和的一团蹦蹦跳跳地跑回了自己的屋子。也不管这灵花是否有传说中的那么美丽了。


“好冷……好冷……暖炉呢?暖炉呢?”王耀把毛球放在床边,开始找之前熄灭的暖炉,重新升起火以后,像一条滑溜溜的鱼一样快速钻进了被窝,望了一眼窗外还没完全明亮起来,又一次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王耀是被冻醒的。王耀用手揉了揉眼睛,模模糊糊之间看见原本被关的好好的窗户此时已经被敞开了,屋子里的暖炉也早就被熄灭了,基本上四处都是通风的。王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鲤鱼打滚起来,然后又被人推到在床上。


“耀君,不要那么急得起床,容易感冒。还有记得要通风啊,房间里。”


一瞬间,王耀仿佛听见自家老姐的唠叨声,但又仔细想想以自家老姐那个性格肯定懒得上山,那么这个时候会在他房间里的是???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在下本田菊,感谢耀君的救助,那么我们什么时候成婚?”一个娃娃头的男性慢慢地走近王耀,手上还端着一份汤面。


王耀:“????????”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走廊上传来,然后不分青红皂白地踹开了王耀房间的门。


王耀:“????!!!!!”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逍遥阁的掌门,只不过这时他的胡子乱糟糟的,衣服也有些乱,手上的酒葫芦没盖好,撒了一路的酒。老者面露疲色,身上带着一股浓郁的酒臭味,逼得王耀退了好几步,老者倒毫不在意神情有些着急地对王耀说道:“徒儿啊,最近不要去草药园,不然会有……”掌门还没有说完,就顺着王耀的目光看过去,看见了正在一旁望着走廊的酒水一脸嫌弃的本田菊。


“……一只狐狸来找你…”


#在线等急,一只狐狸要拐走我可爱的徒儿怎么办??!#


TBC


明天要是有时间把下半部分写完


祝世界无敌第一可爱的鄞酱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长大了也要快快乐乐啊❤车你等我双休日就给你写,还有不要嫌弃这个很烂的小甜饼啦❤


最喜欢鄞酱了❤最喜欢了❤

APH學園交换班的沙雕日常(四)

这两天我都没怎么玩游戏了,嘤

31.军训是个好东西。阿尔弗雷德在军训前是这样想的,虽然说他之后再也没有过这个想法。他永远忘不了有个总是带着笑意的人看着他说脂肪球,因此他一直盼望着军训瘦十斤。盼望着盼望着,教官来了,一切都像刚烤熟的样子,顶着烈日睁开了眼。开学典礼的下午就是军训开训仪式,今天的罗爷也不知所踪,阿尔整完队只想早点解散,37℃的操场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

32.亚瑟带着数学书就直接下来,吓了之前的同学们一跳,个人解释说“当然是为了学习,才不是遮太阳什么的。”被体委强迫放在一边和大家伙儿的伞啊语文作业啊地图什么的放在一起。啊,这真是一个团结的班级。

33.诺拉跟着自己的哥哥瓦修走到操场上,看见那一堆东西,很乖巧地把自己的伞放过去,瓦修在一旁也不管太阳直射就眯着眼睛默默等着,然后等到一个很甜美的笑容从阳光中飘忽过来。【突然少女是怎么回事】

34.今天的王耀也依然被委以重任,比如副班主任什么的【生活不易耀耀叹气】看见那一堆东西,他的第一个想法已经变成了把罗爷埋在里面这种黑暗思想。然后把自己手上的英语书放在了最上面。

35.本田没有联系上王耀,王耀好像忘了告诉他自己手机的定时开关机依然没关。这导致了本田今天下午来学校的时候心情不是很好,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晴空万里且万里无云。这成为了他是全班第一个到的理由。

36.弗朗西斯看不下去这种校服,把裤子改小了一点,然后在外套上绘了朵玫瑰。哈?为什么要穿外套,因为……他不想颜色分层啊【摊手】不过他这个时候还没听见校服改了要重买的校规,让我们先提前为玫瑰默哀三秒,不用走程序的那种。

37.今天的伊万同学也很凉快。【不要问我为什么只有一句话,谢谢】

38.路德维希在还没开始的时候就站得笔直,边上路过的基尔伯特一脸复杂,甚至有点想拉着他先坐下。啊等一下,他站在阴影里,虽然那一团救命的阴影正在以极快的速度移到建筑物里面去。

39.基尔伯特看着自己那个认真过头的弟弟,叹了口气,拎着两瓶水走上了楼梯,然后被安东尼奥从身后拍了一下,两个人打闹着上了楼梯。到顶前基尔伯特看了一眼路德维希,安东尼奥看了一眼罗维诺。

40.两个意大利人是和一个西班牙人一起到的,费里西安诺看着一半晒着太阳的路德维希,把他拉到了综合楼的阶梯上坐着,接过他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小费里不错啊。”基尔伯特眼神复杂看了看罗爷家的两个傻孙子。

41.托里斯、莱维斯和爱德华也是一起到的,当时到的时候只有本田一个,依然十分和谐地打了招呼。然后三个人开始讨论起了学习和伊万。阿尔开始整队之后,就这样多了个书堆。真是奇妙。

42.马修来的时候阿尔他们还没来,过。

43.娜塔莎是跟着哥哥来的,悄咪咪的,她不清楚哥哥为什么会加快步速,她也不想知道。听说她跟校长提了申请,能够跨一个年级直接参加军训,这种事情校长犹豫了一下,以“锻炼身体是好事”批了。这就是娜塔莎现在站在诺拉旁边的原因。

44.弗朗西斯今天例行迟到,虽然按他的话来说,这是自由啊。这种行为当然被王耀批了一顿,阿尔在旁边笑得很开心。弗朗西斯向不想敬业但是不得不敬业的班长保证下次再也不迟到了,受到了全体初中同学的质疑。

45.这个时候,综合楼七楼传来了钢琴声。一首《凉凉》送给各位军训新生。罗德里赫老师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因为他把门锁了,外面主管校园广播的伊丽莎白站长进不来。

46.重点班的班主任老师不出意料地看着手机走了过来,“谁是王耀?”“我。”“罗爷说……”推了推眼镜,“他今天突然不舒服,可能昨天晚上没开空调,中暑了,希望你们班的班干部能够带好这个班级,之后都几天他要去医院看看,就不会再来了。”“……谢谢,我知道了。”啊,我杀罗爷。王耀脸上带着笑容想着这句话。然后听到了罗维诺和费里西安诺的悄悄话“他昨天晚上不是在玩手机吗,熬夜熬到两点啊。”“空调坏了他不是有电风扇嘛?也坏了?”呵,我杀罗爷。

47.今天下午军训的交换班也一如既往的和平,教官不配拥有姓名。【你就是不想写】所以教官我们就叫他AA吧【great】这也是一个水点,不要被骗了。

晚上关灯码字在用墨者锁应用的时候,突然随机到六号室的自杀就……很悲伤知道吗。今天上午更巍澜的乱,还催更我就鸽一辈子 @冷煜

【诈尸】我回来了
请假装我的上一次更新在一个星期内
另外,至今还没有退粉真是感谢至极
开学了之后就一直没有时间更新了
这次是逮着三天假期赶的,甚至国庆贺图可能都要推迟,等下还要去学校【死辽】

作为我今天不更沙雕日常的理由
我永远爱他们,我永远爱极东1551

乱(五)

*ooc严重,真的严重
*咕了那么久,我对不起你们
*来来来 @冷煜 ,轮到你卡文了
前文(四) 
  在两人蜜汁对视粉红滤镜里,赵云澜的手机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失陪啊。”递一个礼节性的微笑,举起一只手为了缓解尴尬地朝着沈巍挥了挥,走到一边去接电话,只是他没有见到,在他背过身了之后,沈巍突然换掉的表情。

  “喂?”“老大,有发现了。”把脸沉了下来,简单地回了一句:“好。”

     楚恕之面无表情推开已老旧生锈的铁门,发出“吱呀”的尖锐响声,小郭看见了门里面之后,往领导身边靠的近了些:“啊,这么黑啊……”

         三个人打着手电筒小心翼翼挪进去,小郭抓着赵处的右手臂,也小心翼翼的跟进去,这就导致了赵处成为了三个人里唯一一个左撇子。

  赵云澜自己在前头找,后边三个就已经左转了,楚恕之看见这儿不太对劲,赶紧喊了一声:“赵处。”赵云澜从外面进来,到处用手电筒照了照,“林静。”科技界国民老公带着他的箱子赶到墙边,取出一支试管开始取样。没人管着小郭,小郭再胆小也是一个特调处员工,自己在边上小步小步地走,但踢到了几个铁罐子,吓得小郭一个激灵转过身,“什么东西?!什么东西?!”也不管是谁就扒在老楚身上。当然,只收获了一个白眼,倒也没推开。

 
 沈教授走出自己的办公室,转了个弯之后,刚好撞到了抱着一撂书正走出教室的李茜。抬头看看来者,瞬间有些慌乱:“沈教授。”“李茜。”“对不起对不起!”“没关系没关系。”笑了一下消弱李茜的内疚感,然后直接蹲下开始帮忙捡书。李茜作为书的正主自然也蹲下,只是在蹲下的瞬间,脖子上挂着的吊坠透过没完全拉上去的拉链滑了出来。

  很巧或者说很不巧的是,被沈巍看见了,脸突然凝了起来,像放了块冰。捡完书站起来,又恢复了原来的笑容:“李茜,你不去吃饭吗?”李茜摇了摇头:“一会儿要去做家教,比较赶时间。”沈巍的眼神就飘到了那个之前显露出来的吊坠上,“啊,你这个吊坠还挺别致的,能借我看一下么?”

  李茜这时才注意到胸前的轮回晷,慌乱地把它塞了回去,把外套拉链直接拉到最上。“藏得这么好啊,看来它对你,一定有很深的意义吧。”用试探的目光以不刺人的方式望着李茜的眼睛。李茜犹豫了许久,又把轮回晷拿了出来。沈巍的脸又变了,疑惑、不解、渴望、守护,伸出的手离吊坠越近,之前隐藏的情绪就越来越明显。

  在快碰到的时候,手突然转了个弯,抓住了李茜的手臂把她往自己身后一拉,用肩把一个迅速逼近的黑影撞到地上,那个黑影就这样碎了。扯着李茜的手带着她开始跑了起来,一路上的灯一直在闪,时而昏暗时而明亮。躲进一个器材室,关好门,看着在边上捂着脸吓得打寒颤的李茜,从裤兜里掏出之前赵云澜给的名片递给她:“我没有手机,给这个人打电话。”李茜把手从脸上放下来,抖着把书包放下拿出手机。

  这时候的赵处还坐在车上,老楚发牢骚似的说了一句:“到底跑哪里去了?”然后双手叉腰。突然赵处的手机像上次一样响了起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赶紧接了。“喂,李同学。”“是我。”对面的语气透着冷静,但是赵云澜没想太深,换上了平时懒散的语气“沈教授,怎么是你啊~”“地星人在龙城大学。”赵云澜听了这话急得站了起来。

  

  黑影的手长出金属质感的指甲,一路过来一路划墙,发出尖锐刺耳的噪音。李茜赶紧捂住了耳朵,沈巍把她揽过来用手臂圈住她。黑影找到了他们的所在地,直接用那锋利的指甲破开木门,轻易程度如同拿小刀划破薄薄的纸张。沈巍拿起附近工作台上一张裱了框的画,径直把黑影从与室内连接的窗户拍了出去。拉起李茜,“走。”

  跑到了天台,黑影也跟了上来。沈巍转过身直视黑影,右手臂微微抬起护住身后害怕到缩起来的李茜。黑影朝着他们的方向跑动起来,到了中途为了提速还直接闪(遮影步【bushi】)到沈巍面前。沈巍的眼神却不知道在瞥什么地方,换了副弱一点的表情,在黑影过来的时候挡了两下,然后就被扫到了领口,从天台上侧身摔了下去。

  “沈教授!”李茜看见这个情况追都围栏边,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一转身却看见黑影朝这边走了过来,害怕得往边上退了几步。黑影向李茜扑过去,但被几根闪着蓝光的丝缠住,只勾到了脖子上的吊坠就被拉到了一边,摔在哥特式建筑凸起的屋顶上掉了下来。

  蓝丝的所有人楚恕之冷漠地看着李茜。李茜早在黑影被拉走的时候就蹲下抱着头,这时抬起头来,看见赶来的几个人,为首的赵云澜捡起她的吊坠往这边走。

  “朋友,玩够了也该回去了吧,啊?”林静在一边用手机记录着什么。“你不会是想回去的路费也找我报销吧。”指着黑影甩了甩手,坐在李茜旁边的管道上,“过分啊。”戏谑的语气表面上是抱怨,实则确是嘲讽。

  转头看向李茜:“你的?”用手勾起闪着光的长生晷,李茜赶紧接住捂了起来,受到太大惊吓精神有些错乱,甚至忘了说“谢谢”。

  天色突然阴了下来,所有人抬起头看了看天上的风暴,赵云澜挠挠头。

  一个黑色的人影显现出来。

什么?你们说剧版的是长生晷,我在沈教授那里打的是轮回晷?我又没说沈教授按剧版的来😏

仅以此惦怀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道旅,同归万古尘。 ——李白

  细雨蒙蒙,汇成罗幕,古街古城,远方青山。晕染出活脱脱的水墨画。王耀在路边撑着纸伞,身着白色素衫,双手抚过街边青石砖屋,感受萦绕着这城独属于这一天的烟火气。

  “今日中元啊……老麻克了,前两天没有这般浓厚的……”七月十三新麻克,用来纪念一年内逝去的亲人;七月十四陈麻克,用来怀念去年逝去的熟识;七月十五老麻克,用来惦怀往年的故人。“我们,多少年未见了?”

  中元节是不会有人扫墓的,大都是在路边或家里,一人故便烧三根香,王耀右臂上携着个竹篮,里边装着纸钱与酒,还有十六根回魂香。

  现已经立了秋,秋日的雨有着绵密却不长久的特点,等王耀走进青山头,那罗幕就已经被掀了起来,映入那晶莹眼内的是入秋泛着白的绿与还鲜艳的青翠。

  随意找块平整的石头坐下,把伞斜着搁在一边,竹篮小心地放在草地上。“你们本就没有墓,我清明也不知道怎么去扫,就盼着中元随便给你们过过,随便就随便到底,再随便找个路边,随便上香,随便唠唠。”

  “跪,我是不可能对你们做的了,最多鞠个躬,你们也知道为什么。”从石头上站起来,捋捋衣服,弯腰从篮子里把香拿出来点上,对着青山腰鞠三下。

  “这三根给古/埃/及,现在狮身人面像还留着,我家孩子们都说那是个很玄的地方。”插在左下。

  “这是给印/度的,不错啊,现在科技发展那么快,地方比我小,人口还涨那么快,也不怕住不下?”插在右下。

  “巴/比/伦啊,你……连个传承都不留下,就一个‘空中花园’,我怎么和你唠?”插在中下。

  “日/耳/曼,你说说你,当年那么厉害,大/秦都灭了,现在成了个孙子控?”插在中上。

  “你这就是活该,我告诉你,古/罗/马。我当年跟你走丝绸之路就是告诉你和平外交,你这个四肢发达的家伙,这都没看出来。”插在左上。

  “……这还剩一根是给我的。当时的古代中国现在是历史了。你们那些地盘,一个个资产阶级,就我发展社会主义了,我还要感谢老大哥啊,虽然他没我大就是了。我清明去看过他了,想着你们也不认识,我今天就不带他了,就我们六个也玩得挺好。呐,你们知不知道,我家那些小孩儿,弄什么二胎政策,结果小孩还越来越少了。”王耀苦笑了一下,把瓶盖打开,一半泼在了香前。

  “尝尝,桃花酿。”转身坐了回去,和前面的山与烟相看两不厌。

        “不过啊,我现在可是大国了,就像当年的大唐一样,天/竺你一定有印象吧。只是可惜了当年那个小孩儿,1894的时候我就找不到他了。现在偶尔还会想起他来,那个时候小小的多可爱啊。”猛灌了一口酒,开始吟起诗来。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哈哈,好,配你们。”又灌一口。

  “注释是什么来着?人生于天地之间,寄也。寄者固归。听到没有?就算不是人也肯定会死。我看你们就是盼着我去陪你们。”

  “死人为‘归人’,则生人为‘行人’。所以我才不去,我要看着我家那些孩子,我还要把我们这老一辈的文化传下去,我不去找你们!听见了没有?”再喝一口。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这句话是子瞻说的,我朋友,就一个写诗的。嘿,你们别说,我那朋友一家子都很出名,不过全是文人墨客,还喜欢到处玩。噢,对,那个时候大/秦还没走。可惜啊,你不认识。活了64岁,算久的啦,他看见我没什么变化,一直以为我是什么瞎玩意儿成了精,走的时候还让我盯着他那些词,别弄丢了。我那时候哪想得到留下来会祸害我家那些小花骨朵们,我还好生给他裱起来,钱都没要。”又是一口。

  “啧,就没了,看样子给你们倒多了。”

  “唉……阅尽天涯离别苦,最是人间留不住……”

我这一篇真的不忍心在前面说些牢骚话,我自己写的时候都伤心,就当中元节特别发的了。希望他们的魂回来的时候能够去看看当年的老朋友,也希望你们今天睡的时候能够见到自己想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