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弧的咸鱼精银子

我,咸鱼,画渣,文渣,看清楚再考虑要不要关注我,因为我开学很可能鸽你们几个星期的那种
还有,我,极东过激,(悄咪咪:all耀也磕),小甜饼/沙雕文专职,本质虐文写手,看见我发刀不要惊讶,这很正常
OK,没了,我今天心情好得一匹

APH學園交换班的沙雕日常(四)

这两天我都没怎么玩游戏了,嘤

31.军训是个好东西。阿尔弗雷德在军训前是这样想的,虽然说他之后再也没有过这个想法。他永远忘不了有个总是带着笑意的人看着他说脂肪球,因此他一直盼望着军训瘦十斤。盼望着盼望着,教官来了,一切都像刚烤熟的样子,顶着烈日睁开了眼。开学典礼的下午就是军训开训仪式,今天的罗爷也不知所踪,阿尔整完队只想早点解散,37℃的操场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

32.亚瑟带着数学书就直接下来,吓了之前的同学们一跳,个人解释说“当然是为了学习,才不是遮太阳什么的。”被体委强迫放在一边和大家伙儿的伞啊语文作业啊地图什么的放在一起。啊,这真是一个团结的班级。

33.诺拉跟着自己的哥哥瓦修走到操场上,看见那一堆东西,很乖巧地把自己的伞放过去,瓦修在一旁也不管太阳直射就眯着眼睛默默等着,然后等到一个很甜美的笑容从阳光中飘忽过来。【突然少女是怎么回事】

34.今天的王耀也依然被委以重任,比如副班主任什么的【生活不易耀耀叹气】看见那一堆东西,他的第一个想法已经变成了把罗爷埋在里面这种黑暗思想。然后把自己手上的英语书放在了最上面。

35.本田没有联系上王耀,王耀好像忘了告诉他自己手机的定时开关机依然没关。这导致了本田今天下午来学校的时候心情不是很好,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晴空万里且万里无云。这成为了他是全班第一个到的理由。

36.弗朗西斯看不下去这种校服,把裤子改小了一点,然后在外套上绘了朵玫瑰。哈?为什么要穿外套,因为……他不想颜色分层啊【摊手】不过他这个时候还没听见校服改了要重买的校规,让我们先提前为玫瑰默哀三秒,不用走程序的那种。

37.今天的伊万同学也很凉快。【不要问我为什么只有一句话,谢谢】

38.路德维希在还没开始的时候就站得笔直,边上路过的基尔伯特一脸复杂,甚至有点想拉着他先坐下。啊等一下,他站在阴影里,虽然那一团救命的阴影正在以极快的速度移到建筑物里面去。

39.基尔伯特看着自己那个认真过头的弟弟,叹了口气,拎着两瓶水走上了楼梯,然后被安东尼奥从身后拍了一下,两个人打闹着上了楼梯。到顶前基尔伯特看了一眼路德维希,安东尼奥看了一眼罗维诺。

40.两个意大利人是和一个西班牙人一起到的,费里西安诺看着一半晒着太阳的路德维希,把他拉到了综合楼的阶梯上坐着,接过他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小费里不错啊。”基尔伯特眼神复杂看了看罗爷家的两个傻孙子。

41.托里斯、莱维斯和爱德华也是一起到的,当时到的时候只有本田一个,依然十分和谐地打了招呼。然后三个人开始讨论起了学习和伊万。阿尔开始整队之后,就这样多了个书堆。真是奇妙。

42.马修来的时候阿尔他们还没来,过。

43.娜塔莎是跟着哥哥来的,悄咪咪的,她不清楚哥哥为什么会加快步速,她也不想知道。听说她跟校长提了申请,能够跨一个年级直接参加军训,这种事情校长犹豫了一下,以“锻炼身体是好事”批了。这就是娜塔莎现在站在诺拉旁边的原因。

44.弗朗西斯今天例行迟到,虽然按他的话来说,这是自由啊。这种行为当然被王耀批了一顿,阿尔在旁边笑得很开心。弗朗西斯向不想敬业但是不得不敬业的班长保证下次再也不迟到了,受到了全体初中同学的质疑。

45.这个时候,综合楼七楼传来了钢琴声。一首《凉凉》送给各位军训新生。罗德里赫老师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因为他把门锁了,外面主管校园广播的伊丽莎白站长进不来。

46.重点班的班主任老师不出意料地看着手机走了过来,“谁是王耀?”“我。”“罗爷说……”推了推眼镜,“他今天突然不舒服,可能昨天晚上没开空调,中暑了,希望你们班的班干部能够带好这个班级,之后都几天他要去医院看看,就不会再来了。”“……谢谢,我知道了。”啊,我杀罗爷。王耀脸上带着笑容想着这句话。然后听到了罗维诺和费里西安诺的悄悄话“他昨天晚上不是在玩手机吗,熬夜熬到两点啊。”“空调坏了他不是有电风扇嘛?也坏了?”呵,我杀罗爷。

47.今天下午军训的交换班也一如既往的和平,教官不配拥有姓名。【你就是不想写】所以教官我们就叫他AA吧【great】这也是一个水点,不要被骗了。

晚上关灯码字在用墨者锁应用的时候,突然随机到六号室的自杀就……很悲伤知道吗。今天上午更巍澜的乱,还催更我就鸽一辈子 @冷煜

啊我画完了【死亡】之前就一直想看看古耀和现代撞一下【完成心愿】
我先去写四分之一作业再去码文
大家国庆快乐啊!
顺便庆祝一下top榜黑塔少主双一!

【诈尸】我回来了
请假装我的上一次更新在一个星期内
另外,至今还没有退粉真是感谢至极
开学了之后就一直没有时间更新了
这次是逮着三天假期赶的,甚至国庆贺图可能都要推迟,等下还要去学校【死辽】

作为我今天不更沙雕日常的理由
我永远爱他们,我永远爱极东1551

乱(五)

*ooc严重,真的严重
*咕了那么久,我对不起你们
*来来来 @冷煜 ,轮到你卡文了
前文(四) 
  在两人蜜汁对视粉红滤镜里,赵云澜的手机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失陪啊。”递一个礼节性的微笑,举起一只手为了缓解尴尬地朝着沈巍挥了挥,走到一边去接电话,只是他没有见到,在他背过身了之后,沈巍突然换掉的表情。

  “喂?”“老大,有发现了。”把脸沉了下来,简单地回了一句:“好。”

     楚恕之面无表情推开已老旧生锈的铁门,发出“吱呀”的尖锐响声,小郭看见了门里面之后,往领导身边靠的近了些:“啊,这么黑啊……”

         三个人打着手电筒小心翼翼挪进去,小郭抓着赵处的右手臂,也小心翼翼的跟进去,这就导致了赵处成为了三个人里唯一一个左撇子。

  赵云澜自己在前头找,后边三个就已经左转了,楚恕之看见这儿不太对劲,赶紧喊了一声:“赵处。”赵云澜从外面进来,到处用手电筒照了照,“林静。”科技界国民老公带着他的箱子赶到墙边,取出一支试管开始取样。没人管着小郭,小郭再胆小也是一个特调处员工,自己在边上小步小步地走,但踢到了几个铁罐子,吓得小郭一个激灵转过身,“什么东西?!什么东西?!”也不管是谁就扒在老楚身上。当然,只收获了一个白眼,倒也没推开。

 
 沈教授走出自己的办公室,转了个弯之后,刚好撞到了抱着一撂书正走出教室的李茜。抬头看看来者,瞬间有些慌乱:“沈教授。”“李茜。”“对不起对不起!”“没关系没关系。”笑了一下消弱李茜的内疚感,然后直接蹲下开始帮忙捡书。李茜作为书的正主自然也蹲下,只是在蹲下的瞬间,脖子上挂着的吊坠透过没完全拉上去的拉链滑了出来。

  很巧或者说很不巧的是,被沈巍看见了,脸突然凝了起来,像放了块冰。捡完书站起来,又恢复了原来的笑容:“李茜,你不去吃饭吗?”李茜摇了摇头:“一会儿要去做家教,比较赶时间。”沈巍的眼神就飘到了那个之前显露出来的吊坠上,“啊,你这个吊坠还挺别致的,能借我看一下么?”

  李茜这时才注意到胸前的轮回晷,慌乱地把它塞了回去,把外套拉链直接拉到最上。“藏得这么好啊,看来它对你,一定有很深的意义吧。”用试探的目光以不刺人的方式望着李茜的眼睛。李茜犹豫了许久,又把轮回晷拿了出来。沈巍的脸又变了,疑惑、不解、渴望、守护,伸出的手离吊坠越近,之前隐藏的情绪就越来越明显。

  在快碰到的时候,手突然转了个弯,抓住了李茜的手臂把她往自己身后一拉,用肩把一个迅速逼近的黑影撞到地上,那个黑影就这样碎了。扯着李茜的手带着她开始跑了起来,一路上的灯一直在闪,时而昏暗时而明亮。躲进一个器材室,关好门,看着在边上捂着脸吓得打寒颤的李茜,从裤兜里掏出之前赵云澜给的名片递给她:“我没有手机,给这个人打电话。”李茜把手从脸上放下来,抖着把书包放下拿出手机。

  这时候的赵处还坐在车上,老楚发牢骚似的说了一句:“到底跑哪里去了?”然后双手叉腰。突然赵处的手机像上次一样响了起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赶紧接了。“喂,李同学。”“是我。”对面的语气透着冷静,但是赵云澜没想太深,换上了平时懒散的语气“沈教授,怎么是你啊~”“地星人在龙城大学。”赵云澜听了这话急得站了起来。

  

  黑影的手长出金属质感的指甲,一路过来一路划墙,发出尖锐刺耳的噪音。李茜赶紧捂住了耳朵,沈巍把她揽过来用手臂圈住她。黑影找到了他们的所在地,直接用那锋利的指甲破开木门,轻易程度如同拿小刀划破薄薄的纸张。沈巍拿起附近工作台上一张裱了框的画,径直把黑影从与室内连接的窗户拍了出去。拉起李茜,“走。”

  跑到了天台,黑影也跟了上来。沈巍转过身直视黑影,右手臂微微抬起护住身后害怕到缩起来的李茜。黑影朝着他们的方向跑动起来,到了中途为了提速还直接闪(遮影步【bushi】)到沈巍面前。沈巍的眼神却不知道在瞥什么地方,换了副弱一点的表情,在黑影过来的时候挡了两下,然后就被扫到了领口,从天台上侧身摔了下去。

  “沈教授!”李茜看见这个情况追都围栏边,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一转身却看见黑影朝这边走了过来,害怕得往边上退了几步。黑影向李茜扑过去,但被几根闪着蓝光的丝缠住,只勾到了脖子上的吊坠就被拉到了一边,摔在哥特式建筑凸起的屋顶上掉了下来。

  蓝丝的所有人楚恕之冷漠地看着李茜。李茜早在黑影被拉走的时候就蹲下抱着头,这时抬起头来,看见赶来的几个人,为首的赵云澜捡起她的吊坠往这边走。

  “朋友,玩够了也该回去了吧,啊?”林静在一边用手机记录着什么。“你不会是想回去的路费也找我报销吧。”指着黑影甩了甩手,坐在李茜旁边的管道上,“过分啊。”戏谑的语气表面上是抱怨,实则确是嘲讽。

  转头看向李茜:“你的?”用手勾起闪着光的长生晷,李茜赶紧接住捂了起来,受到太大惊吓精神有些错乱,甚至忘了说“谢谢”。

  天色突然阴了下来,所有人抬起头看了看天上的风暴,赵云澜挠挠头。

  一个黑色的人影显现出来。

什么?你们说剧版的是长生晷,我在沈教授那里打的是轮回晷?我又没说沈教授按剧版的来😏

有个要送我湾湾吧唧的旁友点的艾米丽
我再一次觉得我的笔太粗了【生活不易,银子叹气】

仅以此惦怀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道旅,同归万古尘。 ——李白

  细雨蒙蒙,汇成罗幕,古街古城,远方青山。晕染出活脱脱的水墨画。王耀在路边撑着纸伞,身着白色素衫,双手抚过街边青石砖屋,感受萦绕着这城独属于这一天的烟火气。

  “今日中元啊……老麻克了,前两天没有这般浓厚的……”七月十三新麻克,用来纪念一年内逝去的亲人;七月十四陈麻克,用来怀念去年逝去的熟识;七月十五老麻克,用来惦怀往年的故人。“我们,多少年未见了?”

  中元节是不会有人扫墓的,大都是在路边或家里,一人故便烧三根香,王耀右臂上携着个竹篮,里边装着纸钱与酒,还有十六根回魂香。

  现已经立了秋,秋日的雨有着绵密却不长久的特点,等王耀走进青山头,那罗幕就已经被掀了起来,映入那晶莹眼内的是入秋泛着白的绿与还鲜艳的青翠。

  随意找块平整的石头坐下,把伞斜着搁在一边,竹篮小心地放在草地上。“你们本就没有墓,我清明也不知道怎么去扫,就盼着中元随便给你们过过,随便就随便到底,再随便找个路边,随便上香,随便唠唠。”

  “跪,我是不可能对你们做的了,最多鞠个躬,你们也知道为什么。”从石头上站起来,捋捋衣服,弯腰从篮子里把香拿出来点上,对着青山腰鞠三下。

  “这三根给古/埃/及,现在狮身人面像还留着,我家孩子们都说那是个很玄的地方。”插在左下。

  “这是给印/度的,不错啊,现在科技发展那么快,地方比我小,人口还涨那么快,也不怕住不下?”插在右下。

  “巴/比/伦啊,你……连个传承都不留下,就一个‘空中花园’,我怎么和你唠?”插在中下。

  “日/耳/曼,你说说你,当年那么厉害,大/秦都灭了,现在成了个孙子控?”插在中上。

  “你这就是活该,我告诉你,古/罗/马。我当年跟你走丝绸之路就是告诉你和平外交,你这个四肢发达的家伙,这都没看出来。”插在左上。

  “……这还剩一根是给我的。当时的古代中国现在是历史了。你们那些地盘,一个个资产阶级,就我发展社会主义了,我还要感谢老大哥啊,虽然他没我大就是了。我清明去看过他了,想着你们也不认识,我今天就不带他了,就我们六个也玩得挺好。呐,你们知不知道,我家那些小孩儿,弄什么二胎政策,结果小孩还越来越少了。”王耀苦笑了一下,把瓶盖打开,一半泼在了香前。

  “尝尝,桃花酿。”转身坐了回去,和前面的山与烟相看两不厌。

        “不过啊,我现在可是大国了,就像当年的大唐一样,天/竺你一定有印象吧。只是可惜了当年那个小孩儿,1894的时候我就找不到他了。现在偶尔还会想起他来,那个时候小小的多可爱啊。”猛灌了一口酒,开始吟起诗来。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哈哈,好,配你们。”又灌一口。

  “注释是什么来着?人生于天地之间,寄也。寄者固归。听到没有?就算不是人也肯定会死。我看你们就是盼着我去陪你们。”

  “死人为‘归人’,则生人为‘行人’。所以我才不去,我要看着我家那些孩子,我还要把我们这老一辈的文化传下去,我不去找你们!听见了没有?”再喝一口。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这句话是子瞻说的,我朋友,就一个写诗的。嘿,你们别说,我那朋友一家子都很出名,不过全是文人墨客,还喜欢到处玩。噢,对,那个时候大/秦还没走。可惜啊,你不认识。活了64岁,算久的啦,他看见我没什么变化,一直以为我是什么瞎玩意儿成了精,走的时候还让我盯着他那些词,别弄丢了。我那时候哪想得到留下来会祸害我家那些小花骨朵们,我还好生给他裱起来,钱都没要。”又是一口。

  “啧,就没了,看样子给你们倒多了。”

  “唉……阅尽天涯离别苦,最是人间留不住……”

我这一篇真的不忍心在前面说些牢骚话,我自己写的时候都伤心,就当中元节特别发的了。希望他们的魂回来的时候能够去看看当年的老朋友,也希望你们今天睡的时候能够见到自己想见的人。
  

 

画手问卷 我11fo了啊哈哈哈哈哈今儿咱高兴,我试着把普爷的黑鹫画出来,然后填下之前那个大坑😂
(军训回来,手背不加滤镜看不见)

感谢关注我的小可爱们【土下座】

没有标题,就说一下

我觉得不管是文手也好画手也好,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们也希望一点开应用能够看见消息那一栏能够出现小红点,哪怕小红点里是1都可以,看见1是真的可以使我高兴地在床上打滚的。

尤其是像我们这种人气不高,粉也不多的人,看见1是能够让我们兴奋半天的事,这个数字虽小,但给我们带来的喜悦能够溢出内心流露出来。

几个小时的等待,等出了1,我自己会十分珍重,我会看好几遍,我一直等着评论,希望能够有人和我互动。你找错,那么我就改错;你夸我,那么我就谢谢你;你找我聊天,那么我就会和你私聊。

真的,我们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不食人间烟火,我们有情,我们有心。我愿意让别人的世界充满喜悦,这样我的世界就会有花绽开。

我就是今天看见首页里面比较多文章发布了几个小时的精品热度却低得可怜,我不禁想到了我自己,想要感叹一下。

如果有同感想转发的请随意。

APH學園交换班的沙雕日常(三)

*我是一个被两篇连载咕怕了的咸鱼
*状态不好,所以我们稍微走点正常的吧(虽然好像后面又欢脱了起来)
前:

18.听了这句话,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对视了一眼,扯起明显是憋笑没憋住的嘴角。“你小心一点,交换班教官一般是个好人,只要不太过,休息时间会大于训练时间的。”留下这句话,安东揉了揉罗维诺的头,趁着他还没说什么,跟着基尔伯特回隔壁自己班了。

19.王耀几乎是踩着点到的,外面还下着雨,两只手抱着箱子,其中一个还拿着一把大黑伞。本田由于坐得离后门进,听见了王耀在门外的说话声,就直接走出去,把那把大黑伞挂在走廊边的墙上,接过手上的箱子进了教室,留着他跟高二交换班班长伊丽莎白聊天。

20.过了一会儿,“已经擦过了。”听见本田这句话,王耀果断直接地坐了下来。他应该是回去洗了个头,来的时候发丝还没干,就这样披着搭在肩膀上,在肩部的布料上留下一小摊水渍,隐隐约约看得出那一块的轮廓。额前的碎发由于是湿的,黏在额头上,本人倒也不是特别在意,本田看见了就凑上前去,轻撩起青丝用手梳称理到耳后。王耀事不关己般地在边上撑着下巴抱怨:“早知道我就不带箱子了,还拿把伞我手都要累死了。”“你怎么不把伞放在箱子上提上来呢?”“我试过了啊,伞会掉下来嘛。”本田看着王耀有几条红痕的手皱了皱眉。
王耀后座的阿尔弗雷德:没眼看没眼看。

21.亚瑟和他表弟阿尔弗雷德绑定是当年初三交换2017班谁都清楚的规矩,罗爷也总是这样安排的,不过谁也不清楚罗爷是因为排了一次之后懒得再排,还是罗爷就排了一次再也不管了全部交给王耀,他们两个总是在一个组。但他们总是有些小磕小绊,做实验永远都能听见亚瑟小声抱怨“不是那样子的/不对不对,错了。”
据班长大人反映:没办法啊,只有他哥管得住他。【摊手】

22.晚自习第一节课还有十分钟下课的时候,罗爷来了,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军训起床吃饭熄灯时间,然后再一人发了一本校规校纪、一本开学日志、两套校服就走了,顺带着把班长和学委叫走,高一交换8102班再次恢复正常。“罗爷竟然来了呀?!”“毕竟开学第一天啊,不来会被学校扣钱的吧。”只有罗爷的两个意大利小孙子清楚,自家爷爷就没打算在军训的时候管他们,随他们跟着教官自生自灭去。

23.罗爷回到办公室,第一件事是坐下,然后转头看向跟过来的王耀和本田。“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你们多管着他们,本田记得记录军训情况,王耀负责检查就寝,女生不用管。放心,我会跟你们一起去,有事找教官。”说完郑重地挥挥手盯着两位班干部,“我们班就交给你们了。”

24.从罗爷办公室出来,王耀和本田两个人头上都是黑线,王耀幽怨道:“记录军训情况不就是点人数记录缺勤嘛。”然后是本田:“检查就寝不就是看他们有没有玩手机写日志嘛。”“至于跟我们一起去,”王耀看着本田,“就是坐在阴影里玩手机嘛,而且还看不见他。”“所以说,有事当然是找教官。”本田笑了一下,“过了一个暑假,罗爷越来越委婉了。”
凯撒:不不不,谢谢夸奖。

25.今天晚上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三节晚自习上到十点,之前九点就下课了。在没有作业的暑假里,谁会看书看到十点?(本田:我)特指教科书(本田:算了)。大家伙儿都清楚罗爷今天晚上是不可能再来了,躲着年级组长就能迎来幸福时光,凭着九年教育的优秀经验,偷睡方法层出不穷。

26. 王耀在看分班考试该考的物理,虽然很清楚交换班里的人是不会换的,但是作为交换班唯一的本土人,总不能给自己国家丢脸。他还记得亚瑟出去买东西的时候看着“三元一个,七元三个”的广告牌一脸懵,僵了一下转头默默问王耀“难道不是‘三元一个,十元三个’吗?”自己毫不顾形象在顾客们面前笑得蹲了下去。

27.“耀,如果组长来了叫我。”本田先趴了下去,看了看王耀的脸,看着还比较精神就放心地把眼睛闭上。王耀没想到第一个晚上本田就会熬不住,眼神从手上的物理面对面飘到本田的脸上,手趁着本田没睡着不存在弄醒的情况下在他的额头上抚了一下。“我没发烧,就是想睡一下,回家更有精神些。”本田睁开眼,光被王耀的手挡住。“好好好,我知道了,你继续。”王耀依然看着本田,想着:睡觉的时候安静得多啊……

28.第二天是开学典礼和入学教育会,说实话,不止交换班,全校学生都不清楚为什么开学要用“典礼”两个字,庄重是有的,谁想去呢?【这个要慌,问题很大.jpg】交换班每个人都带了本本子记录,因为独掌实权的班长大人说这个是要写进日志的。
交换班:只要我写的快,日志就追不上我。

29.开学典礼净讲些听腻了的话,看在大家也坐得累了,校长就下令说休息十分钟。交换班高兴的诶,一个个都跑到伊万同学边上去,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Hero说,因为电扇太高,没风,太热了。于是这十分钟班长成功地把伊万带到交换班正中央,其他班一脸冷漠。
伊万:???呜呼~^L^

30. 坐在王耀和本田后面的瓦修只是听见教务处主任说了一句:“有些学姐学长高考前的那一个月,做的试卷可以堆一米。”便看见王耀把手举起来比划,本田侧头看了看,也把手举起来。然后王耀就拉着他的手往自己那边一带,后者一脸懵。瓦修觉得自己不该看了,随后听见王耀说了一句“一米是这么长的啊。”
瓦修:我应该可能也许大概是想错了什么。

我发现我一写到极东就好长啊,不愧是我
烧边码字边退了,我还是名副其实的沙雕文手
我下次发一下前面几篇的小配图专篇,让你们清楚一点